第374章 红绳缠住了心脏_豪门甜宠:贺少的替嫁新娘
笔趣阁 > 豪门甜宠:贺少的替嫁新娘 > 第374章 红绳缠住了心脏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74章 红绳缠住了心脏

  夜色渐浓,唐家大门外,黑色轿车内,一人推开门下车来,径直到了唐家大门前。

  “你,找谁?”

  门口的保安,见来人,气势冷压压的,像是地狱里走出来的,不禁哆嗦。

  冷枭一把卡主了保安的肩膀,“把门打开。”

  保安感觉肩膀要被卸掉了,但因为自己的职责,他还是不敢开门。

  冷枭冷哼一声,扯了保安腰间挂着的门禁卡,把人推出去两米远,自己刷了卡,大喇喇的入了唐家。

  “不好了,不好了,有人闯进来了。”

  唐家的保安队伍,还没聚齐,冷枭已经来到了唐家阔气的大厅。

  他黑衣,黑裤,连皮靴都是黑色的,那一头发丝,更是黑得要滴墨。

  “让你们小姐赶紧出来,不然我把你们一个个枪毙了。”

  冷枭从腰间,掏出一把枪,指着路过的一个女佣。

  记住网址

  “告诉她,冷枭。”

  女佣吓得连滚带爬的去禀报唐雄。

  下人匆忙推开主卧的门。

  唐雄和自己的夫人葛凤,正准备宽衣休息,闻到动静,齐齐回过头来,葛凤骂道。

  “你是怎么做事的,慌慌张张的。”

  “夫人,先生,不好了,有人拿着枪来,要找小姐。”

  “什么,拿着枪,他怎么闯进来的。”葛凤顿时面如土色。

  “是...是的,他叫,冷...枭,人已经在大厅了,可小姐她。”

  唐雄眼前一黑,血压蹭蹭的上涨,差点当场晕厥过去。

  关于一些东西,唐雄知道的也不少,早些年,冷家的孙子,冷枭好好的家业不继承,去了黑云岛,当了杀手,杀人如麻,被他盯上的,全都已经化成了白骨。

  唐家戒备森严,冷枭却大喇喇的出现在了大厅,这说明,冷枭让人无法抵抗。

  “老唐,老唐。”

  唐雄勉强支起了身子,打起精神来。

  “扶我出去见客。”

  这冷枭,非要赶紧杀绝?

  唐雄出来,冷枭已经在大厅的古典大沙发上,悠然坐下,叠着腿,饮茶了。

  若不是翠绿色茶杯旁边,安静的躺了一把柯尔特m1911手枪,一定以为他是来见好友的。

  “冷少大驾光临,接待不周,唐某惭愧。”唐雄虚虚的笑着。

  “不碍事,我也就不浪费时间了,唐先生现在把唐知语叫出来,我一枪毙了她,立马不在这做讨人厌的瘟神。”

  一枪毙了!事情的严重性,远比唐雄想象得严重,他下意识抬手摸了一下额头的冷汗。

  葛凤试图开口,唐雄按住了她。

  冷枭幽幽的笑着,那笑不达眼底,看着让人,手凉,脚也凉。

  唐知语是破了他的例了,第一个从他眼皮子逃脱的,那他便只有杀了她。

  唐雄依旧笑着:“这,呵呵,是我家那蠢丫头,惹到冷少了?”

  冷枭挑眉,神色淡淡,“因为她,我兄弟九死一生,只能拿她偿命了。”

  轻飘飘的话,却让人听着不禁打寒颤。

  “冷少息怒,实不相瞒,其实这事,丫头也把经过给我讲过了,冷少相信我,我家那丫头虽被歹徒绑了,但她确实没有说半个不该说的字,这一切都是误会。”

  “误会?唐先生,是想护着她?”

  冷枭微微坐直了一些,抬眸,刺冷的光,扫了过去。

  “不是唐某护着丫头,这确实是事实,丫头告诉我,她喜欢你,就绝不会害你的人,即使是被歹徒玷污,她也不会说半个字,幸好暗中保护她的保镖,去得及时,才险险保住了她的清白。”

  大家原以为,唐雄这番说明后,冷枭该相信了,万不得已,谁又会把一个女孩子的清白,摆到明面上来说,还是那么尊贵的唐家千金。

  奈何,冷枭一个字不信,他靠着沙发,举起了枪,对准了大厅里的一个下人,唇边勾出一抹嗜血。

  “这么说,就是不肯把人交出来了,那好,我便杀个人,助助兴。”

  被瞄准的佣人吓得双脚一软,噗通跪了下去:“....饶....命...不要杀我,我说,我说,小姐她已经离开唐家了,她再也不会回来了。”

  冷枭扣动扳机的动作,慢慢放开,唐知语离开唐家了?

  什么意思!

  唐雄满目痛心。

  “实不相瞒,丫头今日告知我这一切,我就气不打一处来,这丫头,就是被我宠溺坏了,无法无天了,冷少也敢招惹,您又怎么会看上我家这个蠢丫头,我第一次对她动用了家罚,抽了她二十鞭子,她便赌气留下一纸与唐家断绝关系的协议,独自离开了。”

  葛凤倏然崩溃了起来,捶打了唐雄几下,弯着腰,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,掩面哭诉了起来。

  “你当时下手那么重,差点打死她啊,你怎么下得去手,我拖都拖不住,我也不活了,她是我们的掌上明珠啊,我的心头肉,什么时候,遭受了这样的委屈,才落入歹人手里,差点被毁了清白,你不好好开导她,还狠心抽她,说她活该,不知天高地厚,去招惹不该招惹的人,现在好了,人不知所踪,你让我以后怎么办。”

  葛凤哭得肩膀都瑟抖了起来,是真的崩溃无比。

  唐雄黑着脸,“还愣着做什么,把夫人拉下去。”

  两个下人,好不容易才把哭诉的葛凤拉了下去。

  “如果你真要杀一个人才解恨,那就杀了我吧,别牵连我的妻儿,知语的命是我给的,我替她偿还。”

  他又何曾不知道,唐知语留下断绝亲子关系的协议,是为了保护唐家。她不想因为自己牵连了唐家。

  唐雄正襟危坐下去,缓缓闭上眼睛。

  这冷枭,他们唐家奈何不得,冷家是几百年的隐秘贵族,根基旁大,只是没想到他唐雄为了唐家的荣耀,拼到头发都熬白了,却落得个如此突兀的下场。

  大厅里的佣人见此,都吓得立马连滚打爬的跑了。

  冷枭浅浅眯了一下眼眸,这唐家,出乎他意料,他眸底的黯然浓郁一片,刚才唐夫人的崩溃,不像是假的,唐知语确实离开唐家了。

  “唐先生不必如此,我的枪下没有替死鬼,父母也不行,既然唐小姐不在,那我改日再来造访。”

  冷枭收了枪,便大踏步走了。

  只是走到大门口处,他听到两个下人躲在花坛后,紧张的说着。

  “小姐也是命苦,万年不动心,动心就喜欢上了一个恶魔,真是可怕。”

  冷枭抬起的脚放下,面上惊涛骇浪,恶魔,人家都是用冷血来形容他。

  夜色已深,不宜惊动,他忍住抬枪毙了这二人。

  “可不是,二十鞭子啊,老爷都抽不醒小姐,小姐这是何苦。”

  其中一个还义愤填膺起来:“呸,这样的恶魔,怎么会是小姐口中的良人。”

  “真搞不懂小姐的思维,她说越是冷血无情的男人,她拿下了,她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了,一旦冷血的男人,动了真情,那就是灾难,因为这个男人会把他的女人,宠到天上去的,就是要天上的星星都要给她摘下来。”

  “可不是,甚至宁愿被侮辱,小姐也不肯跟歹徒透露半个字,也不知道是什么秘密,让小姐这么护着,还说就算被侮辱了,只要没有背叛他,这个男人也不会嫌弃她的,但一旦说了不该说的,那她就一辈子也不会被原谅了,唉,真是搞不懂小姐的想法,女人最重要的就是清白了,小姐连清白都能舍下,好傻”

  “啊。”

  二人刚准备从花坛背后走出来,看看情况,赫然发现她们口中的恶魔,就在花坛旁站着,二人瞬间尖叫,感觉地狱大门,朝着她们敞开了。

  二人跪倒了地上,连连磕头求饶。

  “对不起,我们知错了,别杀我们,饶命。”

  “饶命。”

  二人把头埋得低低的,只能看到冷枭冰冷光滑的鞋面。

  冷枭什么话也没说,寒着一张脸走了,看似面色阴翳,只有他自己知道,二人说唐知语宁愿被侮辱,也不愿说半个字,他失去了冷静。

  唐知语自己说,他不信,唐雄说这些,他也觉得讥讽。

  可这两个下人也这么说,他不知道自己是听多了,还是如何,竟然相信了,唐知语真的没有跟歹徒透露贺逸的伤势。

  冷枭迎着清冷的夜风,驱车来到空旷的山头,倚靠着车门,享受着山间刺骨的冷意。

  他不禁想,唐知语那弱小的身板,挨了二十鞭子,现在躲在哪里舔舐伤口?

  蓦然,他从口袋里,摸出来一个弯弯绕绕的东西。

  这是唐知语那日负气离去,落在他床上的物件。

  清辉下,那条红色的脚绳,在他掌心里红得摇曳,他拨弄了一下上面冰凉的珠子,想到唐知语坐在他深色的大床上,撩开一些裙摆,毫无羞耻的伸出来一节玉腿,落到他健壮的腿边,红着脸要他为她系上这红绳,说以后就是他的人了。

  他闭眼,想象着自己把这绳子套在唐知语嫩白的脚踝上的情景....

  睁开眼,什么都没有,只有山头的冷清,但他的心脏,却似乎被一条红绳缠上了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mibaige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:https://m.mibaige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